《演员2》张国立直通决赛,《一九四二》拔头筹,刘震云堪称大师

  • 日期:12-28
  • 点击:(965)


温家宝/马清运

最新一期于11月30日晚10点30分播出。 在这一阶段,演员张国力凭借刘振云老师写的《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节选直接获得了六组参赛作品的最高分9.3分,并凭借他的第一张累积选票通过了决赛。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是非常值得的!

刘振云的《一九四二》节选是《一九四二》和《演员的诞生》两季中质量最好的 刘震云的原创小说《我就是演员》也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巅峰之作。 在当代文学史上,如果我们与顶尖作品竞争,那将只有莫言的《温故一九四二》 可以说,刘震云在《丰乳肥臀》这个舞台上基本上没有对手。

与其说这是演员之间的比赛,不如说是编剧之间的比赛 刘震云老师亲自挑选了一段《巅峰对决》“纸背力量,民族史诗” 就作品的宏大构思而言,舞台上表演的六部作品中没有一部能与它相提并论。 这项工作的高度决定了《巅峰对决》一定会脱颖而出,赢得第一名。毫无悬念。

刘震云和张国力把这部作品带到冠军宝座上有很多原因。 主要原因是这部作品关系到国家和人民,这是中国文学真正的瑰宝内涵,文学的真正价值,也是对国家的极大关注。 刘震云的《一九四二》正面临着全国人民的苦难。我们离这种饥饿不远了。

在这篇文章中,虽然这只是饥饿救济的一个方面,张国力和文琪之间的对话使遇难者的生死变得清晰。 越平淡,越令人震惊 饥荒的出现恰恰是为了质疑我们的民族如何才能避免另一场饥荒。 这是现实主义文学甚至现实主义电影的真正价值。

其次,这部作品本身的叙事“技术”是当代中国文学中最好的。 在我们以前的艺术认知中,我们只是认为喜剧的核心是悲剧。 然而,刘震云在《一九四二》舞台上指出,悲剧的核心是喜剧!这是对中国现实主义文学最先进的认识,也是刘震云小说的真正精髓。 在任何悲剧的背后,当我们深究它时,它变成了喜剧的荒谬,当我们面对这荒谬的喜剧时,我们反而不好意思笑。

在舞台剧《一九四二》中,文琪的打嗝除了伟大的悲剧叙事外,还只是喜剧叙事 观众自然会嘲笑这个打嗝,但是之后呢?我真的很尴尬 就连张国力扮演的军官也不得不开一个仓库低价出售粮食来帮助灾民,表现得好像他关心国家和人民一样。 这是一个典型的慷慨的悲剧,但是刘震云先生“把他的笔转过来”并且“你得到了你的那份还是你买了那块土地?”又一部喜剧!“”赢得冠军的第三个原因是张国力先生的表演技巧是准确的。 正如刘振云先生“受宠若惊”张国力先生一样,张国力是一个宫廷级演员。 在台上,张国力面对刘震云的赞扬和一些看似尴尬的话语。 事实上,熟悉刘振云先生的朋友都知道刘振云先生表扬了你三句话,第四句话是一种负担,你不能接受。 因此,在《巅峰对决》的舞台上,张国力一见合适就真的关门了,并没有让刘继续吹嘘。

张国力先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尤其是那些有救国救民情怀的角色 对这个角色的认知始于张国力扮演纪晓岚,这是演员和性格气质之间最一致的。 这次,张国力在舞台剧《一九四二》中扮演一名军官。他也是一个温和的学者。 面对国家的毁灭,一方面,它有一种帮助整个世界的使命感。另一方面,它只能考虑失败后回家和其他一些土地。 高层次的悲剧最终是荒诞的喜剧。 高水平的剧本造就高水平的张国力。

当然,张国力以《巅峰对决》获得了第一名,这也是“对同龄人的陪衬” 李宇春拿到了剧本,那不能叫剧本,明显欺负人,最后效果不好,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当年由老谋子导演的童大伟《一九四二》节选并不好,受到了广泛的批评,被原《一九四二》的读者视为破坏了原《归来》。 严歌苓的《陆犯焉识》是一部二流小说,但《归来》之前的故事里面仍然充满了情感。当《归来》后的情节被设计成张艺谋的《陆犯焉识》时,只剩下一声干哭。

这种干涩的嚎叫作品缺乏真正的痛苦,突然间它瓦解了它所承载的族群的情感痛苦,只留下它的小孩的眼泪沾在翻领上。 哭,倒出来,也没有什么大的意思 因此,刘振云先生称赞了作品的艺术,绕开了作品的缺点,只称赞了童大伟的表演技巧

很明显,在《归来》这个舞台上,中国当代文学的辉煌成就是编剧,而不是剧本。 如果刘震云、莫言、余华等当代文学大师之间再有一场决斗,那将是一场真正的巅峰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