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马服饰跌价准备“玩花样” 多项财务数据勾稽异常

  • 日期:10-02
  • 点击:(1401)


?

对KIDILIZ Group的收购增加了Senma服装的收入,但并未为其表现带来太大活力。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它不得不转为“节省”业绩,原因是存在巨大的库存减值。异常关系直接与其财务数据的真实性有关。

近日,森玛服装披露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82.19亿元,同比增长48.57%,净利润7.22亿元,同比增长8.2%。总体而言,它交出了相当不错的成绩单,但《红周刊》记者进行了深入研究,发现其在此期间的巨大库存减损已转回异常状态,并且现金流量和收入数据均存在。疑。

扩张之路漫漫长路

2019年上半年,森玛服装的销售额增长了48.57%,而净利润仅增长了8.2%。收入可以大大增加。很大一部分原因是Senma Apparel于2018年10月收购了欧洲童装品牌KIDILIZ Group。根据财务报告中披露的分部信息,KIDILIZ业务从2019年1月至2019年6月实现收入14.8亿美元。占森玛服装的18.18%,森玛业务实现收入66.73亿元。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年收入的增长与KIDILIZ业务有很大关系。

Senma服装目前实施多品牌策略。除了基于Senma品牌的成人休闲服装产品外,主要的童装品牌是Barabara。去年对KIDILIZ集团的收购似乎也旨在开拓海外高端童装市场。但是,KIDILIZ的业务状况不是很好。从披露数据看,2019年上半年,奇迪利集团关闭的门店数量达到90家,新开的门店只有40家,门店数量大大减少。业绩方面,2018年10月至2018年12月,奇地兹仅三个月的利润总额就高达4885.38万元。在使用森玛服装半年多之后,它仍然没有能够阻止亏损,并且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了盈利。总亏损增加至1.13亿元人民币,这也拖累了森玛服装的整体表现,导致森玛服装当期收入增长,但净利润增速持平。从这个角度来看,森玛服装在海外童装领域的拓展可谓“耐路久”。

怀疑价格下跌和准备退货

快时尚服装受趋势影响很大。随着时尚趋势的迅速变化,旧产品的价格往往会下降得更快。如果早期的大量产品不能跟上趋势的发展,产品的价值将大大降低。森玛服装2016年至2018年的库存周转率分别为3.46、3.38和2.78,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表明其库存情况不容乐观。 2019年年中报告显示,森玛服装库存高达42亿元,占总资产的28.36%。

在服装行业中,年底时,库存中的无价服装折旧准备是该行业的常规操作。但是,Senma服装的库存折旧储备在当前期间已异常逆转。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森玛服装对自有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8.67亿元,创近年新高,比上年同期增长86.13%。

其资产减值准备主要包括对存货、投资性房地产、固定资产及商誉的计提,其中金额最大的则为存货跌价损失,金额达5.57亿元,较上期增长28.37%。暂且不论森马服饰在同一时间点集中计提减值是否有业绩“洗澡”之嫌,有意思的是,在2019年上半年其转回了存货跌价准备4.34亿元,其中主要为库存商品跌价的转回。

对此,其在2019年半年报中称,本期转销系上期已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库存商品在本期实现销售相应转销所致。然而,2017年、2018年森马服饰存货跌价准备转回金额分别为3.30亿元、4.64亿元,而2019年仅半年的时间其转回金额就高达4.34亿元,相比之下,其转回金额就显得过于巨大了。

巧妙的地方在于,根据会计准则规定,企业对已售存货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的,应结转已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冲减当期营业成本,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其在2019年上半年的成本会降低,进而影响其毛利率。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森马服饰的毛利率为44.84%,创了近年新高,而2016年至2018年,其毛利率分别为38.36%、35.51%、39.78%。2018年末刚计提巨额的跌价准备,才刚过去半年的时间就将其转回,如此操作怎么看似乎都摆脱不了“财务调节”的嫌疑。对此,恐怕就需要该公司做出合理解释了。

经营性现金流异常

除了存货减值异常转回外,森马服饰的现金流也存在多年勾稽异常的情况,需要投资者警惕。

财报显示,森马服饰2018年营业收入总额达157.19亿元(如表1),其中境外收入15.05亿元不需要考虑增值税,国内收入适用税率自2018年5月1日由17%下调至16%,出于谨慎性考虑,1-4月按17%计算,5-12月按16%计算,经计算2018年其含税营业收入金额达181.56亿元。

根据财务勾稽的原理,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和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在资产负债表中,2018年末森马服饰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金额达19.53亿元,相较2017年末相同项目的14.22亿元增加了5.31亿元。其中,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较上期增加了5618.84万元,算上坏账准备因素影响后,其当年应收债权实际增加额为5.87亿元,这也就意味着本期有5.87亿元的营业收入体现为经营性债权的增加,因此,将含税收入扣除新增的经营性债权后,约有175.70亿元将体现为当年经营性现金的流入。

进一步来看其合并现金流量表,2018年森马服饰“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81.45亿元,其中包含预收账款增加额4223.03万元,剔除这部分影响后,与本期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达181.03亿元,该金额比我们上述核算结果多出了5.34亿元,而这多出的5.34亿元的现金流入来自何处就不得而知了。

同样的方式核算其2019年上半年数据,仍发现存在巨额勾稽差异。2019年森马服饰实现营业收入82.19亿元,境内收入适用税率自2019年4月由16%下调至13%,按月平均计算,其含税营收约91.93亿元。2019年末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在剔除了坏账准备影响后较上期减少了4.12亿元,这意味着当年有相应现金的增加,因此该金额与含税营收共计96.05亿元将体现为现金流的流入。同期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90.61亿元,扣除预收账款增加额2246.06万元,则与当期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为90.39亿元,与我们上文提到的96.05亿元的核算结果勾稽少了5.66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此处的差异还可能是森马服饰采用应收票据背书转让、贴现导致的,有意思的是,森马服饰在财报中披露其未使用票据进行结算,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应收票据的金额均为零。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其现金流多年来出现数亿元的勾稽差异呢?或许还需要公司给出具体解释。

采购与现金流不匹配

不仅营业收入数据勾稽异常,森马服饰采购数据方面也存在较大金额的异常。

2018年森马服饰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0.72亿元(如表2),占年度采购总额比例为9.88%,由此推算出这一年采购总额为108.50亿元, 2018年5月起相关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至16%,按月平均计算,可估算出其含税采购金额达126.22亿元。

在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29.92亿元,其中包含当期预付款项增加额为6885.51万元,剔除该金额后则与当期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金额达129.23亿元。与含税采购金额勾稽后,本期现金流出额多出3.01亿元,也就意味着森马服饰不仅支付了本期的采购额还偿还了以前的采购欠款,因此将体现为经营性债务的减少。

可事实上,2018年森马服饰的经营性债务不减反增,其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金额30.58亿元,比期初相同项目金额22.77亿元增加了7.81亿元,一增一减下,这与理论应减少额3.01亿元之间相差了10.82亿元。

同样的逻辑计算森马服饰2017年的采购数据,仍存异常之处。当年其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9.56亿元,占比12.13%,推算出其采购总额为78.78亿元,考虑其当年适用于17%的增值税税率,则其含税采购总额约92.17亿元。

2017年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90.52亿元,扣除预付账款减少额799.49万元,则与当期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达90.60亿元,与含税采购金额相较少了1.57亿元,理论上该金额将体现为经营性债务的增加,然而2017年末其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较上期却增加了7.51亿元,这比理论值多出了5.94亿元。

(责任编辑:王擎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