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女孩惨遭父亲多次性侵 为照顾弟弟默默忍受

  • 日期:12-01
  • 点击:(1060)


联系未成年女儿.

浙江首例由民政局提起的监护权撤销案开始审理,在父母监护权不佳不再是家庭问题之后

父母与子女之间,不仅仅是照顾,不伤害 父母不可靠,谁来照顾孩子?

哮天(化名),一个来自温州乐清的17岁女孩,面临着这样的命运。她父亲在两年内多次性侵她,直到她不忍报案。

最近,这个不幸女孩的命运似乎终于改变了

乐清检察院向乐清民政局提出检察建议后,民政局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哮天父亲阿古(化名)的监护权 昨天,当地法院审理了此案

这也是浙江省民政局在检察建议推动下提起的首例羁押撤销案件。

野兽的父亲伸出爪子抓着他的女儿

所有这些都来自一个悲伤的案例。

哮天,一个1998年11月出生的女孩,来自贵州 她两三岁时,母亲离家出走,下落不明。 我父亲阿古一直在国外工作。 2008年,哮天来到乐清上小学。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她父亲是在户外工作时结婚和离婚的。她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就这样,哮天和他的父亲、弟弟住在乐清,直到哮天开始读小学五年级,她的噩梦开始了。

2012年底的一个晚上,哮天正在睡觉,这时他的父亲闯进了她的房间,向女孩伸出手。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阿尔巴尼亚在乐清的临时住处强奸了哮天七八次。 然而,哮天一直担心他的弟弟离家出走后会得不到照顾,所以他一直默默忍受着。

直到2015年1月26日,饱受折磨的哮天终于向公安局报案

民政局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对这头野兽父亲的监护权。

今年4月,乐清检察院在审查和起诉阿根廷强奸其亲生女儿的案件时,非常关注女孩哮天的痛苦。 根据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和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规定,被害人哮天有权申请撤销其父亲在阿尔巴尼亚的监护权。

哮天想撤销对她父亲的监护权,但她仍是未成年人,不能成为解除监护权的合适对象。 乐清检察院检察官试图联系哮天的母亲,要求她撤销在阿尔巴尼亚的监护权,但哮天的母亲也很久以前失去了联系。

根据规定,哮天的近亲也可以提出撤销监护权,但没有人愿意这样做。

今年7月13日,乐清市人民检察院向乐清市民政局发出书面检察建议,建议民政局向法院申请撤销阿尔巴尼亚监护人资格。 乐清市民政局采纳了检察院的建议,并于今年7月29日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撤销哮天父亲阿古的监护权。

8月12日,乐清法院一审判处阿尔巴尼亚强奸罪,阿尔巴尼亚提出上诉

10月9日,温州中级人民法院对阿富汗强奸案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确认阿尔巴尼亚确实对自己的女儿实施了犯罪行为的前提下,法院昨天举行了一次听证会,审理撤销监护权的案件。

有句谚语叫“虎毒不以儿童为食”,但近年来,因儿童缺乏适当监管而引发的悲剧屡见不鲜。 这些悲剧实际上与父母监管不力有关。

"《意见》于今年年初生效,明确了我国检察机关依法处理监护人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的职责。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案例告诉更多的人,孩子不是父母的个人财产,孩子的监护权也不再是“家庭事务”。 ”乐清市检察院没有查余乐言科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