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例证券纠纷示范判决案件二审宣判,方正科技上诉被驳回

  • 日期:08-18
  • 点击:(647)


?

该国首次证券争议示威判决的第一个案件被宣布,并且方正科技上诉被驳回。

0a18fb91b495445ba7f2539607bf771c.jpg

在审判现场,吴艳艳因虚假陈述受到处罚,近千名投资者提出近1.69亿元。上市公司方正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正科技)涉及股东与投资者之间的纠纷。

2019年5月,上海金融法院裁定方正科技有虚假的证券声明,并承担民事责任。四名投资者的部分索赔得到了法院的支持,其中大部分投资者的赔偿金额超过18万元。方正科技拒绝接受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上诉。

8月7日,记者从上海高等法院获悉,同日14:30,上海高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了方正科技的上诉,维持原判。金融界高度关注的第一次全国证券纠纷示范判决终于尘埃落定。

6fcf19dd4ea5414797ca39e9efd5f415.png

行政处罚决策书截图近1000名股东索赔约1.69亿元

方正科技是北大方正集团旗下的内地上市公司,也是最具影响力的高科技上市公司之一。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表示,2003年,方正科技拥有28家经销商,并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深圳方正信息系统有限公司和上海新燕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持有23家经销股份。

《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也表明北京大学方正集团于1998年5月成为方正科技的股东,并于2012年成为方正科技的实际控制人。自2003年以来,方正集团实际上控制了方正科技的经销商人员任命和解雇,员工薪酬,基金审批和日常运营管理。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由于方正集团的控制,方正科技与上述分销商相互关联。

根据调查,2004年至2015年6月30日期间,方正科技与其子公司及各经销商之间进行了多项关联交易,金额从6亿元人民币到53亿元人民币不等,但方正科技上述事项未在年度报告和2015年半年度报告。

同时,武汉国兴于2010年至2014年成为方正科技的股东,并与方正集团合作。不幸的是,方正集团和武汉国兴都没有构成他们构成协同行动的事实。知情创新科技在方正科技2010 - 2013年度报告披露中存在重大遗漏。

2015年11月20日,方正科技向公众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涉嫌违反信息披露,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此案进行调查。该公告引起了投资者的高度关注。

2017年5月5日,中国证监会发文《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方方正科技和武汉国兴下令改正,发出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方正科技的相关人员也被追究责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处以5万元至30万元的罚款,其中有人受到警告。

该决定还发现,方正集团和武汉国兴没有披露方正科技股的持股情况,这导致方正科技的年度报告中出现重大遗漏,这些都是违反信息披露的行为。

在了解到方正科技的违规情况后,近千名投资者在法庭上提起诉讼,由于方正科技股票的投资者交易,以及方正科技的税务亏损和信息披露,他们都提出了自己的投资损失。侵权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要求方正科技负责赔偿。

根据上海金融法院的统计,法院目前接受了近1000名投资者对另一方提出的证券虚假索赔,索赔总额约为1.69亿元。

2018年9月,上海金融法院根据法院证券纠纷示范机制的有关规定,选择了包括陆默在内的四名股东作为示范案。在2019年5月,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认定方正科技有一份虚假的证券声明,并且必须承担民事责任。四名投资者的部分索赔得到了法院的支持。其中,最多的一位投资者可获得180,000的补偿。俞媛方正科技拒绝接受判决并提出上诉。

第二次审判:驳回上诉以维持原判决

在这种情况下,有四个焦点问题。

首先,购买方正科技股票的投资者的行为与方正科技的虚假陈述行为之间存在贸易因果关系吗?

方正科技认为,自2005年以来,该公司尚未披露关联方交易。自那时起的十年间,四家上诉方并未购买方正科技的股份,直到2015年才受到A股“大牛市”的影响。而方正科技发布的正面公告,投资者只买入股票,因此没有交易因果关系。

投资者认为,只要投资者在实施日期到期间购买方正科技股票并在未来持有待售,就可以推测与虚假陈述存在交易因果关系。

第二,投资平衡损失应该用什么方法来确定股票购买的平均价格?

方正科技认为,一审判决使用“第一次有效购买后的移动加权平均法”来计算平均购买价格,这将显示之前已售出但尚未售出的证券的实际交易价格。入境费用违反了相关的司法解释。

投资者认为,案件应采用实际成本法计算差额损失,这种计算方法简单易行,并反映了投资者的实际损失。

第三,如何计算证券市场体系的风险因素?

方正科技认为,本案《损失核定补充意见书》的计算方法导致投资者损失的不合理情况“在一定情况下不受系统性风险影响”,系统性风险的最小比例应合理确定。方正科技通过相关计算提出了41.87%的最低比率。

投资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证券市场不存在系统风险。如果有必要扣除,应在10%内以统一的方式扣除。

第四,损失计算是否需要扣除证券市场系统风险以外的因素?

方正科技认为,部分投资者流失是由于方正科技的经营业绩下滑以及债务问题导致的股价下跌。这是一个应在相关司法解释中扣除的“其他因素”。法院不应该准确计算不得扣除任何费用,影响的比例应酌情确定和拒绝。

投资者认为,当证券市场的市场风险尚未明确界定时,更难以确定非系统性风险。非系统性风险没有相关的法律和事实依据,因此法院不应该考虑这一点。

当天的判决结束后,案件合议庭成员,上海市高级法院财务法院法官徐小路分析了案件的重点。

徐晓彤告诉记者,首先,根据虚假陈述的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应当推定投资者在虚假陈述日之前和之后购买与证券直接相关的证券的行为。披露日期或更正日期是假的。声明的归纳。被上诉人在这种情况下购买方正科技股票的时间在该范围内,因此推测购买行为与虚假陈述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其次,“移动加权平均法”考虑了投资者每次从实施日到披露日购买证券的价格和数量,并消除了出售证券所产生的利润和损失,可以客观公正地反映出来。投资者的持股成本避免了异常高低的计算结果。初审法院可以利用计算机软件分析交易数据,通过第三方专业机构计算结果,解决“移动加权平均法”引起的计算问题。为投资者增加救济会增加困难。

第三,关于证券市场系统风险扣除率,统一扣除率的方法不能反映整体市场风险与单一股票价格变化之间的相对关系,检验指数的“同步指数比较法”更为合理。变化和股价变化。第一种判断中采用的计算方法是一致的,逻辑上是一致的。

最后,应严格控制“其他因素”在司法解释中的适用。在这种情况下,方正科技的业绩下滑以及债务和其他问题对其股价的影响尚不清楚。因此,初审法院并未将其用作扣除赔偿金。这些因素并不合适。

总之,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方正科技因主要关联交易而未披露的行为构成了对证券侵权的虚假陈述,相应的侵权投资者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一审法院采用“移动加权平均法”计算投资者购买证券的平均价格,市场系统风险扣除率采用“同步指数比较法”计算,符合相关司法解释。计算方法和计算结果相对公平合理,没有不正确之处。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是正确的。判决驳回了上诉,维持了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