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新掌门:为什么是格奥尔基耶娃?

  • 日期:09-22
  • 点击:(1502)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委员会最近宣布,Cristalina Georgieva是下一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候选人。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委员会将接受总统候选人的采访和最终选拔程序,但由于乔治耶夫是唯一的候选人,他作为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立场也是一记耳光。 Orkieva将成为第一位来自东欧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以及继拉加德之后的第二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女总统。

事实上,Georgieyeva成为候选人所在地区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候选人并不奇怪,因为自成立以来,世界银行行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直保持着长期关系。美国和欧洲。 “默契”,即世界银行行长由美国提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由欧洲提名人提名。然而,Georgieva可以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新候选人并最终获得成功,而且确实有一个与以前的候选人不同的地方并且令人印象深刻。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统选举的长期实施《附则》,“当选总统在首次任命时必须不到65岁,并且在他70岁生日后不能继续担任总统”,但Georgieva将于今年8月上映。我已经过了66岁生日,我没有机会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主席。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董事会批准了执行委员会关于在9月初废除总统职位年龄限制的提议,并做出了立即生效的决定。 Georgieyva取得了成功。当然,对于这一变更决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的最后解释是,《附则》修正案使总统的任命条件与执行委员会成员和世界银行保持一致,即他们不受年龄限制。法规似乎已经死了,但人们还活着。如有必要,高系统栏杆可以突破和跳跃。

戈尔吉耶娃出生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她十几岁的时候,她父亲不幸因病去世。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乔治娃从小就变得非常自立。因此,在她母亲眼中。小时候,女儿“太沉默寡言,常常把自己塞进书中”,直到索非亚州立大学和世界经济大学,乔治娃沉默寡言的性格才彻底改变。据悉,在本科四年中,格奥尔基耶娃经常带着吉他出现在各种聚会上,成为学生们追逐的“粉丝”,在获得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学硕士学位后,格奥尔基耶娃还留在学校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并到伦敦经济学院学习。经济学和政治学,哈佛经济学院,麻省理工学院进行自然资源经济学和环境政策的博士后研究。

像很多女性一样,格奥尔基耶娃起初并没有从政的任何打算,而是只希望自己在学术研究上有所建树。因此,做完博士后研究后,格奥尔基耶娃就一直以经济学教授的身份活跃在全球知名大学讲台上。除了在母校长期担任副教授一职外,格奥尔基耶娃还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哈佛大学以及清华大学担任客座教授。不过,由于在环境经济学方面的突出学术成就,40岁时格奥尔基耶娃被世界银行看中,之后离开大学讲台,出任世行负责欧洲与中亚事务的环境经济学家。

不得不承认世界银行的确为格奥尔基耶娃打开了活跃于国际舞台的全新窗口。在环境经济学家的岗位上历练了近10年后,50岁时格奥尔吉耶娃升任世行经济部主任,也正是在这一年,由于出身东欧前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且精通英语、俄语与法语,格奥尔基耶娃被派往担任世行驻俄罗斯的首席代表。当时,虽然俄罗斯已经加入世界银行12年之久,但俄罗斯向世行提出的贷款申请不是如石牛沉海,就是中途折戟。但是,在随后格奥尔基耶娃出任世行驻俄罗斯首席代表的三年间,世界银行共批准了11个贷款项目,除了一项花落中国外,另外全部是协助俄罗斯建立网上学习、国家统计系统的电子化、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投资。

服务如此地精准且富有成效,无疑让格奥尔基耶娃赢得了俄罗斯的芳心与拥趸,随后便顺利进入世界银行高级管理层。金融危机爆发次年,许多国家向世界银行伸出了求救之手,粥少僧多的情况下,已经出任世行副行长的格奥尔基耶娃顶住压力,为一些有争议的地区提供了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化发展、农业以及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投资。据悉,当初格奥尔基耶娃争取援助的以上项目贷款不仅都已如期如数偿还,而且项目收益比世行当时的评估平均高出了17%。

回过头去看,格奥尔基耶娃也有过在欧盟内部施展身手的机会。进入世界银行之后,格奥尔基耶娃同时与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走得很近,甚至还一度加入中右翼的保加利亚欧洲发展公民党。但是,由于党内同僚鲍里索夫民意很高,格奥尔基耶娃于是很快自我掐断了纯粹从政之望。不过,机会在她出任世行副行长的第二年再次出现。彼年,保加利亚总理鲍里索夫提名该国外交部长热列娃出任欧盟委员会人道主义救援与民事保护专员,但她随后被媒体曝光其夫与俄罗斯黑帮成员过从甚密,鲍里索夫于是不得不改推格奥尔基耶娃,而且格奥尔基耶娃厚实的经济学专业背景以及丰富的人道主义贷款履历得到了时任欧委会主席巴罗佐的欣赏与嘉许。

新的职位给了格奥尔基耶娃又一次彰显自我价值的机会。上任不久,海地与智利先后发生地震,巴基斯坦出现洪灾,格奥尔基耶娃第一时间代表欧盟向灾区送去了人道主义救灾物资,为欧盟在人道主义事业上获得了国际社会如潮水般的喝彩声。格奥尔基耶娃随后被擢升为欧委会副主席。不仅如此,由于在国际救灾事务中表现抢眼,格奥尔基耶娃被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相中,任命她出任联合国人道主义财政高级别小组成员,负责筹划全球人道主义峰会。同一年,在格奥尔基耶娃的主导下,欧盟首次成立了针对贫困欧洲儿童的基金会“和平欧洲儿童”。

的确,围绕着IMF总裁的人选,历届的竞夺都很激烈。拉加德今年主动请辞后,为了物色新的人选,欧盟内部也是纷争四起。拥有加拿大、爱尔兰与英国三国公民身份的英国央行行长卡内最先被外界看好,但受“脱欧”影响和法国的反对,卡内只能扼腕自叹;荷兰前财政大臣戴赛尔布鲁姆也是一个大热门人物,舆论一度认为其可能获得德国的鼎力支持,可戴氏因为锋芒太露,最终让德国绕道避之。对比之下,格奥尔基耶娃除了自身丰富的经济学背景以及在世行的工作履历外,更关键的是她能在波谲云诡的欧洲内政力量的纠缠中赢得德国的青睐,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德国甚至欧盟未来在国际事务中的某种价值取向。

一直是量化宽松支持者的拉加德曾多次对德国的保守财政、贸易等政策提出批评,甚至向德国的财政盈余公开“扫射”,认为德国公共开支不够;以牙还牙,德国认为拉加德不够专业(没有经济学相关学历、从未担任国一国央行行长)、而且职业经历非常敏感(在尼克松“水门事件”中,她是后来出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共和党籍议员威廉科恩的实习生,为其撰写法语宣传材料),于是对拉加德出任欧洲央行行长一直添堵设障,甚至推出本国央行行长威特曼与拉加德叫板角逐。如今,格奥尔基耶娃即将走马上任,拉加德在国际声量中带给德国的外部杂音已然全无,而且德国相信格奥尔基耶娃定会对自己展示出特别友好,发出的建议与主张也会更有专业水准。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DF387)

应用经济学